分卷阅读43

    地面。
    秦时甄猛然睁开双眼。
    脚步声逐步逼近。
    小巷昏暗,天空被乌云遮盖,秦时甄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向他走来。
    那是一个男人,身形高大。
    人影越来越近了,待人影完全显现在他眼前时,秦时甄惊讶地瞪大了双眼,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。
    严承瑜在他面前站定,一别多年,他看起来更加成熟了,像是迎来了迟来的生长期。
    一张口,还是那副天真不自知的单蠢,“我没想到还能看见你,再见你还是这个样子,别这么看我,我只是偶然路过,又正好看见了你被人拖到了这里。”
    人在绝望的处境能看见朝阳的出现,难以避免的都会生出些许心悸,这种心悸会化成莫名其妙的心动,最终可能变成深爱,也有可能是朝露易逝。
    秦时甄眨了眨眼睛,莫名其妙笑了起来,“哦,好巧。”
    既然有生的希望,谁会愿意甘心面对死亡?
    “哥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吗?”秦时甄满身伤痕,血和灰尘将衣物,费力地支起上半身,狡猾地用了回家这个词汇加以引诱。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严承瑜没有再吃他这套,也确实如他外表一般长大了,不好骗了。
    真可惜。
    对于严承瑜,秦时甄是有种高高在上的怜悯,看着对方被沈知安戏弄于手掌之中,看着沈知安漫不经心像是戏弄爱宠又像是对待爱人的呵护疼爱。
    成功戏耍沈知安之后,更是生出了许多傲慢,叫秦时甄灵魂都在战栗。
    “别装了。”严承瑜语气淡淡。
    秦时甄笑容收敛,抬起手抓住严承瑜的衬衫下摆,明明是求人语气还是骄傲到不可一世。
    “带我离开这里。”
    严承瑜笑了,英俊的脸上带着些许阴翳,像是藏在丛林里的独狼,“求我啊。”
    幼稚。
    秦时甄毫不犹豫地改变语气,用从前面对严承瑜的示弱哀求语气,低低道:“哥,求你。”
    严承瑜半蹲下身,不顾那一身脏污,将人打横抱起在怀里,步伐坚定的离开这个幽暗的小巷。
    秦时甄躺在他的怀里,疲惫地闭上了双眼,因为失血过多的脸色过分苍白,入手的肌肤冰凉一片,死亡的气息似乎无声笼罩在他的身上。
    严承瑜心中一惊,忍不住加快了步伐,跑向停在巷口外的车。
    *
    再醒来时,已经是三天后了。
    秦时甄睁开双眼,映入眼帘的便是宛如鸟笼一般的金色支架,以及最顶端的笼架,装点着精致繁复的宝石。即使装饰的再漂亮,都无法掩盖它是一个鸟笼的现实。
    秦时甄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,他被严承瑜当做金丝雀关起来了,就是不知道沈知安知道吗?
    秦时甄抬起手撑在身侧,看向双腿。
    被打断的双腿已经打了石膏,被严严实实地包裹了起来,稍微动动就能感觉到阵阵疼痛,身上的伤口更是被妥帖包扎上药。
    秦时甄紧绷的肩膀瞬间松懈了下来,既然身体没有大问题,其他就都不是问题。
    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严承瑜过来,秦时甄干脆躺了回去,却没有想到这一天一夜都没有见到严承瑜的身影,这个房间好似被遗忘了,没有人送进水和食物,更没有一点点声音。
    这无异于一场非人的折磨,而秦时甄最厌恶被忽略。
    日子一点点过去